进击的美国监管:苹果谷歌亚马逊,统统圈起来

2019-07-11 08:52 分类:公司新闻 来源:

20 年间,硅谷诞生了微软、苹果、Google、Facebook 等众多明星公司。新生的创业故事慢慢演变成商业世界的重要力量,渗透进数十亿人的日常生活,它们的一举一动也越来越引来政府监管部门的注意。

据《华尔街日报》当地时间6 月3 日报道,FTC(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DoJ(美国司法部)最近讨论了应该由谁来承担对Google 的反垄断调查工作,二者同意将「担子」落在司法部身上。CNN 称,由司法部反垄断负责人Makan Delrahim 领导的工作将会重点审核Google 的搜索、广告业务。

《华尔街日报》引述知情人士称,司法部最近几周一直在为调查做准备工作。但这并不意味着司法部已经迫不及待地站在Google 对立面。司法部前官员Gene Kimmelman 说道,「对于Google 来说,这是一次警告。司法部至少将更为谨慎地审查Google 的行为。鉴于Google 在互联网行业的领先地位,必须小心不能玩忽职守。」

凿子,还是大锤?

Google 其实早有与监管博弈的「惨痛经历」。

  • 2017 年6 月,Google 因为通过自家搜索引擎将用户引导到自家的购物平台上,被欧盟罚款24 亿欧元。

2018 年7 月,欧盟判定Google 滥用安卓系统的主导地位,要求手机厂商捆绑安装Google 旗下应用程序,处以43.4 亿欧元的罚款。

2019 年3 月,欧盟对Google 罚款15 亿欧元,因为后者在AdSense 合同上添加排他性条款,阻止竞争对手在这些网站上投放搜索广告,阻碍了在线广告领域的行业竞争。

两年不到,Google 被欧盟罚了82.4 亿欧元。不过Google 对三次判定都提出了上诉。

Google | 视觉中国

2018年,Google 的全年营业额1368.19 亿美元,相比之下欧盟对Google 开出的三张「罚单」算不上「大出血」。但是反垄断大环境下,欧盟监管机构至少比美国监管机构采取了更为强硬和坚定的态度。其实,早在2011 年,FTC 就对Google 展开了广泛的调查——Google 是否涉嫌在搜索结果中优先显示自家产品。维持两年多的调查最终以「并未发现垄断行为」收尾,Google 一方只是自愿对某些业务进行调整。

「监管Google」消息一出,一直试图拆分大型科技公司的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旋即在Twitter 在发表了评论,「Google 的力量太强大了,而且他们用此来损害小企业的利益,压制创新,创造了一个对自己有利的不公平环境。是时候反击了,这是我为什么之前强调拆分Google,还有其他大型科技公司。」

伊丽莎白·沃伦在Twitter 上发表对「监管Google」新闻的评论| Twitter

在沃伦看来,对科技公司的监管要像一把「大锤」,直击根源。但是投资公司MENLO VENTURES 的合伙人Matt Murphy 持有不同的观点:监管机构不要采取可能导致公司解体的「高压」行动。「许多问题需要凿子而不是大锤,有时候华盛顿方面似乎想用大锤来解决科技公司的问题。」

《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称,Google 准备向美国监管机构展示在不同市场广告业务的非公开、精细数据。Google 分别向欧洲、加拿大、巴西和印度的监管机构出示此类信息,帮助自己抵御这些国家的反垄断「威胁」。虽然司法部还没有具体给出审查计划,但是正如CNN 评论道,随着瞄准世界上最强大的科技巨头之一,政府迈出了对商业公司规模化审查的第一步。

自由,还是控制?

2013 年,FTC 给了Google「通行证」之后。一瞬间,抱怨声四起,与Google存在竞争关系的旅游网站TripAdvisor,点评网站Yelp 和电商网站ebay 等纷纷指责Google 优先推广自己服务。《纽约时报》指出消费者团体认为FTC 的决定是美国反垄断执法的失败。

据《华尔街日报》称,甲骨文和新闻集团都曾呼吁澳大利亚监管机构分拆Google,称Google 在搜索和广告技术上的主导地位正在损害消费者、广告主和媒体的利益。eMarketer 的数据显示,虽然2018 年Google 将美国37% 的在线广告营收收入囊中,但是Google 的广告技术服务了70% 的市场。通过「介入」广告主和网站二者之间,Google 从在线广告交易中获得30% 的提成。

被AT&T 收购的广告技术公司AppNexus 的创始人布赖恩·奥凯利(Brian O’Kelley)在5 月份给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证词中说道,「我看到Google 利用捆绑自家广告技术攻击我们,并且阻碍我们的增长。」被问及是否认为Google 应该被分拆,他回答:是,「Google 看起来很像超级垄断企业,就像AT&T 在20 世纪70 年代初做的那样。」「搜索、视频共享、广告服务、分析——Google 几乎涉及互联网的每一个部分。」

Google 日益凸显的影响力令监管机构、竞争对手感到畏惧,而他们给出的「抵抗」也不断加码,呼吁从罚款和整改,到拆分和解体。而外界对于科技巨头的忌惮并非毫无理由。去年年底,Google CEO Sudar Pichai 在国会山接受问询,时任众议院共和党领袖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问到:美国的科技公司是自由的工具,还是控制的工具?

Google CEO Sudar Pichai | 视觉中国

2017 年,Google 透露美国总统竞选期间俄罗斯特工在旗下YouTube、搜索引擎等产品上购买广告,Google 成为了传递虚假信息的平台;今年,极端右翼份子布兰顿·塔兰特的新西兰枪击视频在YouTube 上病毒式传播,Google 成为了散播仇恨言论的工具;特朗普炮轰Google,认为后者压制保守党的声音。数据隐私,蜻蜓计划,政治偏见,Google 面临的问题和指摘层叠而上,背负责任的分量也越来越重。

政府对于Google 的担忧也从商业上搜索引擎和广告业务的垄断,上升到对社会的舆论引导和言论控制。这种变化当然也不仅仅体现在Google 这一家公司身上。

无人幸免

两大监管机构——FTC 和司法部除了对Google 的监管达成了新协议以外,前者还将主导亚马逊和Facebook 的监管,后者也正在考虑对苹果进行反垄断调查。

此前,FTC 还负责监管零售业的反垄断问题,在2017 年,亚马逊经FTC 批准后完成了对全食超市的收购。近几个月来,FTC 加大了审查力度,并在今年2 月成立了负责审查科技市场竞争问题的工作组。FTC 官员表示,工作组将重新评估过去政府允许的大型科技公司对未来有潜力成为竞争对手的小公司的收购案。知情人士称,这其中包括Facebook 对WhatsApp 和Instagram 的收购。

司法部也有审查苹果的历史经验。2012 年,司法部起诉苹果和多家出版商,指控其合谋操纵电子书价格,苹果败诉,支付4 亿美元。

而目前美国反垄断法主要围绕一个概念,垄断者通过抬高价格和限制投资「给消费者带来直接的伤害。」但是从Google 提供免费的服务,Amazon 提供物美价廉的商品来看,科技公司除了要面临商业层面的监管,也要面临社会层面的难题。比如FTC 已经花了一年多的时间调查Facebook 数据隐私问题,社交媒体「垄断」着信息流动也已然成为政界呼吁拆分科技公司的考量。

「潜在的反垄断监管会给Google,和更广泛的科技行业带来麻烦。」彭博社的Shira Ovide 评论道,2019 年Google 将面临更多的问题,任何一项调查进一步,都将无可避免地更广泛、更深入、更复杂到Google 和投资者都无法预测的地步。」「Google,或者任何大型科技公司都不会幸免于此。」

时势不再

美国两党也在科技公司的审查上保持了一致的步调。

同样在当地时间6 月3 日,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House Antitrust Subcommittee)主席David N. Cicilline 宣布针对科技公司发起一项反垄断调查,Cicilline 指出立法者想知道硅谷的科技巨头——Facebook、苹果、亚马逊、Google 是否有阻碍竞争和伤害消费者的行为,但是审查范围不局限于上述四家公司。

调查将集中在三个领域:

  • 记录数字市场中的竞争问题;

  • 审查占据主导地位的公司是否违背反垄断竞争;

  • 评估现有的反垄断法、竞争政策和当前的执法水平是否足以解决这些问题。

此番声明之后,两党官员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少数『守门人』已经开始控制在线商务,内容和通信的关键动脉…鉴于国内日渐集中和整合的趋势,我们必须调查数字市场的竞争现状和反垄断法的健康状况。」纽约州民主党众议员杰罗德·纳德勒说道。

「Big Tech(大型科技公司)在经济环境和整个世界扮演着重要角色。」乔治亚州共和党众议员道格·柯林斯(Doug Collins)表达了相似的看法,「随着他们扩张自己的市场份额,越来越多的问题涌现出来,市场是否还存在竞争力。两党对数字市场的竞争审查给了我们机会去回答以上问题,必要的时候,采取措施。」

科技公司不能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沃伦提出将科技公司纳入公共事业,将它们提供的服务从他们的产品中分离出来。她也明确表示这将会是2020 年竞选总统的「主题」。沃伦表示,她的竞选团队在旧金山火车站立了一块广告牌,吸引硅谷通勤者的注意,尤其是那些因为科技因素推动房地产价格上升而搬到远处居住的通勤者。

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 视觉中国

《华盛顿邮报》评论道:「监管机构的潜在调查标志着硅谷的不确定性,迄今为止,科技行业在规避美国严格的监管方面效果一直不错,但是随着这些公司发现在华盛顿几乎没有了朋友,这个时代可能即将结束。」

还在壮大的科技巨头,逐渐成为商业世界的「主宰」和信息流动的「开关」。撇开政治不谈,反垄断机构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亚马逊被指控利用在线平台的数据获得竞争优势;苹果收取30% 应用商店分成是否涉嫌垄断;Facebook 和Google 一起主导着数字广告市场…除了数字市场中的竞争问题,当前的反垄断法和执法工作是否跟上了技术变革的步伐?

谁也说不好这些科技巨头的未来会如何,但是就像美国德杰律师事务所的竞争法律师亚历克·伯恩赛德(Alec Burnside)所说的,「因为这标志着,时势不再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维基百科

责任编辑:宋德胜